ET/童话联文 七日谈

ET/童话联文七日谈

 

 

和名著完全没关系!!!

非常非常普通【俗套的童话,并且一点没有积极美好的寓意。

在大家吃完米其林三星后直接拉到路边摊实在是抱歉了,可以打脸qwq

cp我确定是ET是ET是ET!!

 

文中宗教非现实中任何宗教,请不要介意一些用词。

 

 

 

 

暮霭沉沉,埃尔隆德终于在太阳下山前遇到这个村落。但他却微微叹了口气。今天是周日,却听不到教堂的钟声与礼拜声。埃尔隆德是一位牧师。他行走于这片大陆既是为了苦修也是为了传播主的福音。令蒙昧中的同胞也得到主的荫庇。

在找好旅店,简单的整理好后。这时突然传来了一阵飘渺的乐音,牧师打开窗,探身望去。

只见夕阳掩映下一个颇为高挑的身影缓缓地走进村落,他身着略显厚重的长披风,晚霞熏熏,竟分辩不清是赭红或是白金。怀中也抱着一把琴身颇长的乐器。而那续断的乐声,只是诗人的浅吟低唱。埃尔隆德颇感有趣的看着他,在一个破旧的梯子前坐好,离他的旅店不远,原来那披风是赭红的。转轴拨弦后,随着诗人那灵活的双手,清脆欢快的曲调便跳了出来。渐渐地,小孩子都陆陆续续地跑了出来,凑在诗人身旁嬉笑着蹦蹦跳跳。

牧师也跟着轻轻地笑了起来,转身准备泡茶。诗人开始教孩子们唱一些简单的童谣了,牧师听着那些质朴的歌词,想若是主的福音,这个村庄也一定会喜欢。孩子的声音干净脆亮,像一只只小黄鹂。只听唱:

好开心啊好开心,

今天妈妈做牛排啊。

不信不信我不信,

你家哪里有牛肉啊,

可是我家有姐姐啊。

你看你看你看啊,

烟囱的烟冒啊冒。

黄油煎肉真香啊,

再加一点黑椒吧。

哎呀哎呀不好了,

小狗叼走了小腿骨。

爸爸在后追着跑。

追不上啊追不上。

埃尔隆德烧水的手抖了一下。他有点不可置信的停下了动作,认认真真地又听了一遍。

没有听差,牧师突然觉得一点反胃。在水中加了一把迷迭香。可是心中还是惴惴不安。

他快步下楼,出了旅店,也凑到了吟游诗人的面前,这时诗人开始仔细的包起琴,霞光温柔映在他的侧脸上,原来是浅金的发色和睫毛看起来竟要化了。小孩子看到诗人收琴,打完招呼也边唱边笑着跑开了。我们的牧师呢,突然有点不知该说什么了,毕竟小孩子已经跑掉了。只好问:“感谢您带来的美妙音乐,可否赏光上楼喝杯茶呢?”诗人笑着点头答应了。

 

到了埃尔隆德的房间,茶水刚好,清新的草药香。充盈着整个房间。诗人皱了下眉,从披风下,摸出一小把黑莓,“且作为茶点吧。”

第一天。牧师知道了诗人叫瑟兰迪尔。

“谢谢你的茶。”诗人起身离去了。过后牧师才想去来,此时天已经全黑了。

 

第二天清晨,牧师早早的起床。准备在楼下的小饭馆用早餐,他刚结束虔诚的祈祷,身边就已经站着店老板的儿女们,好奇地望着他。是了。这也是埃尔隆德的目的之一,他问这群可爱的孩子们想跟着做么?小孩子们也跟着念起祈祷词,这时候,店老板在柜台后面喊不要打扰客人用餐啊。埃尔隆德笑称无妨。小孩子们也在身边挤闹成一团。

而店老板骤然起身,动作粗鲁地把小孩子们推搡到后院。牧师一瞬间就愣住了,语气中带着不认同向店老板为孩子求情。店老板边赔不是边解释:“平时没关系啦,可是五天后,我们这里要举行庆典啦,小孩子不能乱说话,会惹怒神明,降祸的。”

埃尔隆德嗅出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。吃完饭,就收拾东西道边支起了一个小摊子,开起了义诊。桌子上放着一小摞福音书。

顺便得知了原来五天后果然不是单纯的庆典,而是向一位主司生育的邪神的祭祀。可惜那位病人在看到福音书就不愿多说了。

第三天,空气中弥漫着热闹与喜悦的味道。牧师决定先调查下这个村庄迷信的神祇。依旧开着义诊的摊子,却是收起了福音书。温柔耐心地为每一位病人诊断,顺便问着家长。问道四日后的祭祀,大家都带着热烈的期盼,表情却是又喜又惧。白日高升,一阵干净利落,富有生机的笛音从远处传来。牧师心中一动,抬头望去,果然。是那个吟游诗人,瑟兰迪尔。这次他的身后围着一群孩子还有不少少女。而瑟兰迪尔微微侧着头。唇畔指间是一只雪白的笛子。瑟兰迪尔神色欢喜,脚步轻快得往前走。身后合着高高低低的歌声,也很好听。

细软的金发洒落在他的身后,蓝绿的眼瞳像汪着一池春水,时而随着音调而上扬而迸发出的神采如游鱼摆尾。

在街道的空地上和村人唱跳完,诗人捏着笛子,一颠一颠地走向埃尔隆德的医摊。牧师也起身迎接瑟兰迪尔。瑟兰迪尔朝着牧师抿了下有点干燥的唇。埃尔隆德忍不住问“要喝茶么?”

诗人笑着歪了下头,长时间吹奏后的两颊微微地鼓了起来,红润可爱。瑟兰迪尔随手耍了个笛花,牧师悚然发现,白笛竟是骨头做成,崭白清透,似是新骨。

回到旅店,牧师泡了鼠尾草的茶。味道浓厚芳辛。牧师盛了一杯端给诗人。瑟兰迪尔笑了笑喝了下去。说下一次要回请牧师。

这一天过后,埃尔隆德在村子里也有了点名声。大家都对这位仁厚的医者抱着好感和兴趣。

第四天早餐依旧在楼下,虽然上次孩子被训斥,但牧师身上的温润气质仍是吸引孩子凑过来。

而牧师却发现其中的女孩子不在。边随口问了下,小孩子支支吾吾地答上来。埃尔隆德有种不太妙的预感。抬头发现店主正在望着这边呢,边回以微笑,轻轻拍了拍小孩子,放其离开了。今天唯一好一点的是事情是竟然有村民和他打听前几日的福音书。他觉得这是个突破,看来村民们对邪神的信仰并不虔诚不是么。

第五天。埃尔隆德是被清扬的歌声给叫醒的,打开窗户,便看到瑟兰迪尔倚在墙边,仰头看向他,手中晃着一个小袋子,想是茶。牧师不禁想笑,因诗人那浓密的眉毛竟然快看不到眼睛了。刚起床的一点点尴尬之情也散了。

 

带来的竟是接骨木。瑟兰迪尔接过埃尔隆德递过来的茶。眉眼中带了一丝期待的催促。牧师笑了下,便啜饮了一口。竟是麝香葡萄的甜美。果然,这比自己前几日招待的要适口的多。

埃尔隆德赞了茶水。诗人颇为理所应当的点了点头。而神色中还是透着欣喜。牧师心想是想多了吧。

第六天。牧师也是被人叫醒的。旅店老板说是村长有请。埃尔隆德心觉不好,但是迫于形势,只好跟从村长的下属来到了村长家。果然,最冥顽不灵的却位高权重的村长斥埃尔隆德为邪教徒。牧师被囚禁了。

第七日。祭奠开始。牧师以跪姿被绑在处刑架上。看着眼前的一场闹剧。五个身体画着奇诡纹样的男人,踏着别扭的舞步跳着,嘴中高唱着祷文。佶屈聱牙的发音。曲折离奇的音调。中间卧伏着不着片缕的女童,而文身的男人将种子洒在女童的身上。这时村长又独颂一段祷文。身材最高大的男子,面向村长,单膝跪下,借过一片利刃。握在手中,绕场大步走了一圈。而余下四名男人跪爬在他周围。眼中透着狂热的憧憬。然后这名高大的男子扭过头瞪住埃尔隆德。

两腿激动着打着颤,还踩着舞步,手中举着利刃,一步步朝牧师走去。这就是魔鬼吧?牧师心想,疯狂,污秽,凶残。牧师口中进行着可能是今生最后一次的祷告。心中却闪现明亮的金色和融融的蓝绿。

突兀的歌声伴着琴瑟。牧师紧闭的双眼骤然睁开。瑟兰迪尔!他来了!村民像雕塑一般凝固了动作。诗人依旧是轻快的步伐,跳上祭台。从文身男子手中抽出利刃。来到埃尔隆德身前,俯下身。他眼神深邃,笔直地望着他。接着埃尔隆德只觉额头一片温凉,水晶绝句轻叩额头。

只听叮的一声,埃尔隆德只觉手腕一松。

 

 

自此,该村五谷丰登人畜兴旺嗯,好多外地人都想迁进来。



大王就是邪神啦。


评论(13)
热度(28)
  1. ErisXDDErisXDD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ET联文_弃疗小组出品
© ErisXDD / Powered by LOFTER